“RPIR快速生化+加磁高效沉淀”在调蓄池提标改造

作者:快彩平台网站 | 2020-04-24 05:20

  导读:调蓄池在城市溢流污染控制、黑臭水体治理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在面对既要提升调蓄池的功能和效率,同时项目建设又受制于可用场地面积小、建设工期短等问题,又要考虑项目的经济效益,项目投资方该如何选择工艺方案?

  2019年8月2日,在由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主办、深圳市清研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承办,深圳市环境保护产业协会、中国水网、深圳市深水水务咨询有限公司、深圳市广汇源环境水务有限公司等单位协办的“新型高效水处理技术论坛”中,深圳市深水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深水水务咨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执行董事张伟以观澜河口调蓄池提标改造和运营服务项目(该项目为国内最大的调蓄加高标准污水处理设施综合体)为例,从项目的实施背景、工艺方案选择、实施效果、项目特色等方面进行了分享,希望对国内截流式合流制体系下的调蓄池定位及建设提供一些借鉴意义。

  深圳市深水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深水水务咨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执行董事张伟

  观澜河流域是深圳市五大河流之一,位于深圳市中北部,是东江水系一级支流石马河上游段,东江是广东省重要的饮用水源,观澜河水质状况对下游东江的水质有重要的影响。

  观澜河企坪断面(即石马河从深圳流入东莞的交界处)是广东省政府对观澜河水体达标考核的一个水质监测点。2018年之前水质监测的结果表明水质氨氮、总磷超标严重,均为劣V类,与2018年底水质达到V类水体的考核指标差距较大。

  对于深圳的排水体系而言,观澜河流域这些原特区外的区域早期以合流制为主,虽然近年来大量实施分流制管网的建设,但分流制体系还没有那么完善,还处于分流制和合流制并存的局面。

  在当年观澜河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时,基于分流制的排水体系,设计建设观澜河干流沿河截流箱涵以及多座调蓄池,其主要肩负初期雨水的收集和处理任务,沿河截流箱涵兼具流域旱季漏排污水收集和转输作用。

  由于流域内管网系统的不完善,总口截流较多,造成观澜河干流沿河截流箱涵事实上承担了污水主干通道的任务。

  2018年之前整个流域内污水处理厂的建设相对比较滞后,实际污水产量和水质净化厂的处理规模存在较大差距。

  根据统计,2017年干流实际混合污水总量为95万m³/d,流域污水处理厂总规模仅为70万m³/d,处理能力低于混合污水总量,导致观澜河干流截流箱涵末端污水频繁溢流,对观澜河干流水质造成不利影响。

  作为观澜河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项目之一,观澜河口调蓄池于2014年建成,建设初衷是希望通过截流箱涵将流域内初期雨水收集转输到调蓄池调蓄后进行一级强化处理。项目占地面积为3.27万m²,调蓄容积为21.9万m³,处理规模为40万m³/d,处理工艺为混凝沉淀一级强化。

  1、运行方式为间歇运行:原功能定位为初期雨水调蓄及处理,仅降雨时运行,调蓄处理观澜河干流沿河截流箱涵转输来的初期雨水。

  2、处理排放标准较低:初期雨水经一级强化处理后排河,原设计出水COD、TP、SS为二级排放标准,相对于观澜河企坪断面的地表水V类水质标准而言,排放标准较低,只能最大限度消减污染负荷,对断面考核达标起到负面作用。

  在这种情况之下,深圳市政府提出实施“观澜河口调蓄池提标改造和运营服务项目”,深圳市深水水务咨询有限公司成为该项目的中标方。

  旱季主要出水指标执行《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IV类标准(总氮除外),雨季主要出水指标执行《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V类标准(总氮除外)。

  3、可利用用地少:场地狭小,除去高压走廊下不可利用部分用地,可利用用地不足2.6万平方米。

  从建设周期、用地可行、机制效应等方面对各种工艺进行比较,最终选择“RPIR快速生化+加磁高效沉淀”工艺。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保护税法》,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国...


快彩平台网站